精油系列

”茂名市电白区沉香协会会长汪科元举例说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1-06  浏览:

  在普通人的眼里,沉香是一种稀缺之物,但对于不少收藏界的有志之士来说,沉香的价值不应该只是“孤芳自赏”。在日前闭幕的2014中国(东莞·第五届)国际沉香文化艺术博览会上,主办方广东省沉香协会邀请沉香界收藏家、学者齐聚一堂,举办第二届沉香界名人面对面辩论暨沉香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共同为沉香产业发展出谋划策。

  第二届沉香界名人面对面辩论暨沉香文化产业发展研讨会现场多位行家指出,一直以来,结香部分被认为是最有用的,而事实上,沉香“全身是宝”,围绕种植、加工、流通、收藏、药用等几大环节,都可形成一个大产业,如沉香叶可用于制茶、制酒、制枕头,沉香花可做香料,提取的沉香精油对呼吸道疾病等有很好的缓解作用,沉香产业链将是一块价值千亿元的蛋糕。

  “沉香走产业化之路才有未来,既要挖掘沉香的药用等价值,还要使沉香从收藏走向造福百姓的消费产业。”沉香收藏名家张晓武说,延伸沉香产业链,让老百姓花很少的钱也能用上沉香产品。

  在多名行家看来,沉香的价值不应该只是“孤芳自赏”。“收藏用香质量精,价值也高,可以玩到极致,但这种数量少。任何产品终究要服务于生活,如沉香业可以开发出药用价值并服务于生命。”中国(寮步)沉香文化博物馆馆长郑鹏建说。

  在沉香产业链中,包括茶烟酒等日用品的开发、药用、精油开发以及收藏和贸易,沉香收藏名家张晓武同样看好沉香的药用价值:“收藏毕竟是极少数人可以把玩的,实际上,沉香能起到治病救人、消除疾病的作用,沉香的药用价值一定要开发出来,并通过产业化让老百姓花很少的钱用上沉香产品。”

  张晓武说,品香喝茶曾是士大夫文化的一部分,是古代人的生活方式,而在现代,也可以开发出沉香洗面奶、沐浴露、沉香牙膏等生活必备品,与沉香茶一道,融入现代生活方式之中。

  “沉香用于收藏,收一块料就少一块,没有千年树,生产不了好香,真正收藏的需要上百年历史的,否则就是收藏错了。”茂名市电白区沉香协会会长汪科元举例说,曾有个朋友收到一饼普洱茶,价值三十万。如果沉香叶开发出沉香茶和沉香酒,前景非常可观,“此外,开发沉香精油,搭配其它生活用品,到处都是香香的,那人们生活在一个香香的世界,多美好。”

  “完全同意你的观点。”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副所长戴好富说,现在的年轻人很多是90后和00后,相比普通的茶叶,他们更感兴趣的是咖啡,如果开发出沉香叶的保健功能,就能很好地留住未来的年轻人。

  “沉香迈向大众消费品是一块很大的蛋糕。”中国沉香研究会秘书长钱国富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不少沉香协会企业正在尝试推动沉香产业化。

  据统计,在国内沉香业,广东省的产量占了全国六成。而随着收藏市场的回暖,沉香产业链价值已经超千亿。“野生香不足的情况下,人工香代替野生香,同样可以在药用价值方面开发。”张晓武说。

  尽管现场多位行家均看好沉香的药用开发价值,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存在着看不见的“玻璃门”,尤其是对于“一片万钱”的沉香来说,以如此珍贵的原材料入药,必然推高药品成本。

  汪科元对此深有体会。“制药是沉香产品开发的首要任务。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沉香油脂量要达到15%方可入药,但好的沉香要6000至8000元一斤,而制成药的价格却在800至1000元。”

  汪科元解释,相关部门规定,含油量达到15%就算合格,而低于这个标准则按照劣药假药烧掉,因此香农一直在呼吁降低药用标准,曾有一段时间,相关部门将含油量降低到了10%,但最近又有个别同行提出,10%的标准还是低了,需要提高到15%。

  “我曾经带着人工结香到北京检测,需要检测的标准有6个,但其中有2个标准达不到,如果能把人工结香入药的门槛降低,一些中成药也能用上沉香。”汪科元说。

  “沉香本来就很少,现在用药标准又那么高,这对沉香种植是个很大的打击。”尽管沉香入药具有其独特的价值,但成本的居高不下,让汪科元感到束手无策。

  成本无法下降,导致部分商家以次充好。汪科元说,一些朋友到老中医那开沉香药,但一直吃不好,后来才发现是假的。“针对沉香用药,国家能不能制定出相关标准?”

  “我们认为能够药用的标准不能太高,这样可以用上更多原料。”汪科元建议,国家应降低并统一沉香制药油脂量标准。

  而台湾沉香学者赵明明则进一步认为,药店售卖假沉香也与缺乏专门的检测有关。“台湾以前是美食天下,地沟油事件出来后,现在香港也不敢进口台湾食品了;沉香也是如此,台湾有很多中药房,其中不少中药师懂药理,但他们未必懂沉香,因此可能卖的是假货,从这个角度来说,检测单位很重要,要抽验药店是不是真品,此外,中药师的培训也很关键。”

  如何在更大范围提供更多优质原材料,中山市沉香协会会长李汉超认为,必须加大研发投入,不过因为需要持续投入,目前一些研究所、大专院校感到精疲力尽。他建议,可以参考云南的做法,当地很多农户采用金融帮扶模式,有了资金的注入就激活了整个产业。因此,广东也要思考,用什么样的方法让更多的社会闲置资金投入到沉香产业。

  在研讨会的辩论环节,经过抽签,中国沉香行业泰斗、沉香收藏名家张晓武和中国(寮步)沉香文化博物馆馆长郑鹏建各率一支队伍,分别就“国外沉香好”和“国内沉香好”、“沉香文化中心在北方”和“沉香文化中心在南方”展开辩论。

  在第一个议题上,经过一番唇枪舌剑的交锋,双方观点逐渐趋向一致。郑鹏建认为:“总结一句,合适就好。”而张晓武则表示,喜欢香的人,如果能找到一块真的野生香就不错了,还分什么好坏,“拥有一块沉香已来之不易,不必分好坏。”

  郑鹏建:国产沉香好还是国外好,很简单,我想问问张晓武,你收藏的是国产沉香多还是国外的多?

  张晓武:就香气而言,都说国产沉香好,可几个人手里有?因为滥砍滥伐,连一棵百年沉香树都找不到了,从这个角度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说国外沉香好,越南、星洲沉香块大、沉水,做雕件、手串比较好,沉水香也是外国居多。相反,谁手里有一串国产的沉香?

  李汉超:国产沉香比较少,正是因为比较少,大家对国产沉香认识有个欠缺,由于少才显得特别珍贵,所以我认为国产沉香比较好是有一定道理。

  赵明明:香都是好的,每个人的品味不同,以国产和国外香分界评价对香不公平。我玩转越南香有20多年,海南香也有,我不会排斥任何香,就品香的过程中,还是星洲系的好。如果做珠子,印尼的比较好,因为块大料多。

  汪科元:在几个月前举办的广州国际中医药大健康服务业博览会上,有些医药专家说,国外沉香最好,这是因为他都没有了解到国产香,香各有各的好处,我认为国产香好有两个依据,第一,从中药的角度来讲,是国产的好,古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们用本地沉香,功效地道实在,国产沉香才符合我们的市场需求。

  其次,过去,在岭南走到哪里都产香,甚至屋前屋后都有沉香,在很长一段时间,沉香被上层贵族享受而被滥砍滥伐,以至出现了100多年的文化断层,现在国内的香都被用完了,用的只能是国外香,因此没有途径真正了解到国产香,但我们发现,国产的奇楠也同样价格不菲,甚至达到每克上万元的程度。

  贾天明:国外香对于推广、传承整个沉香产业有重要作用。国外香数量比较多,这是他们的长处。但对一个做香的人来说,做香一定要宽容,每个地方都有好香,我们的生活习惯、传统,不能断定其他民族就不喜欢。

  戴好富:国内香被前人消耗光了,但再过一段时间,中国也可以出产大块的沉香,同样适合做雕件。

  张晓武:我一直认为,沉香必须要重视产地,除了惠安系、星洲系的沉香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香,比如莞香就是其中的代表。他们为什么不提国产沉香?因为仅存于世的琼脂、莞香寥寥无几。

  国内现在玩的很多是低品质、人工香,影响对国内沉香的认知。现在中国香也在走出去,也发现了很多好香。我觉得还是凭自己的鼻子辨别好坏,跟着自己的鼻子走,比如我喜欢印尼香的刺鼻味,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喜好。沉香是通过痛苦的病变产生,本来香就来之不易。手里有什么香,就喜欢什么香,就别区分什么好坏。

  钱国富:香都是好的,香是没有好差之分,其实国产香和外国香,不以数量来分的话,真正顶尖的香是不分胜负。现在市场上有人说外香好,但实际上也不多。从品香的角度,顶级香均不分胜负。海南的白棋、印尼的芽庄,都是一流的。

  经过第一环节的交手后,紧接着进入第二个议题,仍然是由张晓武和郑鹏建各率本队,围绕“中国未来沉香文化中心是在北方还是在南方”开展辩论。经过抽签,郑鹏建代表“南方派”率先“发难”,张晓武带领“北方派”迎战。

  郑鹏建:虽然首都北京是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但不是所有的中心都在北京。比如瓷都在哪里,肯定是在景德镇和潮州;梨花木的文化中心肯定是在海南,中国的沉香文化中心,毫无疑问是在南方。

  这首先是地域因素形成的。沉香长在热带和亚热带,离开产地谈何文化?中国人谈中国文化肯定很有底蕴,跑到美国去怎么讲?野生人参长在东北,那里产地的质量可以放心。现在到处有香博会,规模最大、人气最旺的香博会在哪里?看一看今天的场面就知道了。

  张晓武:既然承认北京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实际上不管是沉香,还是梨花木、瓷器也好,只有因为进过“宫”,才会形成文化势能。有些东西为什么炒不起来,就是因为没有进过“宫”。

  郑鹏建:随着政治经济的变迁,沉香文化中心在中国是“五千年文化看山西,三千年文化看陕西,一千年文化看北京,三十年前看上海”,我认为三十年后应该看广东。

  张晓武:沉香产地在广东,但真正的市场在哪里?玩香的人数、每次的成交量,广东只是起到领军作用,但香文化的定格、真正的沉香市场在北京。

  钱国富:新疆产和田玉,但和田并没有形成玉文化的中心,玉文化在北京、上海这些地方,玉文化中心与其经济地位相匹配的,沉香也是。

  李汉超:从产地来看,一定是从南方开始,因为北方不可能种植沉香。在生产、生活上,南方居民在药用方面比较常用,一直在用,因为有了沉香,文化在生活中产生,产地在南方。

  贾天明: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汉唐时期,沉香文化的中心一定是在长安,宋代时期一定是在汴州,现在还是在北京,这是受其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影响;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每次香博会,最好的沉香在哪里,一定是在北京,这也是北京的政治经济导向作用决定沉香是从自上而下的推广。

  汪科元:现实情况是,这次广东省沉香协会举办的香博会为什么能搞这么大,因为靠近产地。这次展会我的客户来了上百家。我也好想北京、上海或者山西省的沉香协会请我们去,但可惜没有机会,因为当地都没有沉香协会,相反,深圳马上就要成立协会,我们马上就可以去了。同样,国字号沉香博物馆为什么是在南方?建在北方不现实,没有基础。

  赵明明:很多文化从是从北京开始。比如香文化“申遗”都要到北京去,同样,申报中国沉香协会,也一定是在古老的京都,它把这个称呼赋予你,你才有资格说是你的。

  戴好富:以沉香商家数量来论,北京也就几百家,福建、广东上千家。今天有人说,好的沉香都卖给北方了,这说明南方人在赚钱我们都不知道。

  郑鹏建:文化要有群众基础,广东沉香协会大大小小有几十个,连国字号的沉香博物馆也建在这里;广东省协会申报中国沉香协会有基础,而北京、上海却很难申请到,比如说北京连一个协会都没有,协会就是群众组织的,就是文化基础。

  沉香和酒、茶一样,也有一些有名的产区和集散地。比如中国的莞香,就是以在东莞出产、交易而闻名。专家介绍说,东南亚地区出产的沉香,按照产地、集散地和材质、香味的差异,主要分为两大支系—惠安系和星洲系。惠安系主产区分布在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西半岛,有些研究者认为,中国的莞香也属于惠安系。惠安系沉香以凉、甜两味为主,带有水果或花香味,以熏料为主,雕材罕见。东帝汶、文莱、印尼、菲律宾新加坡等地出产的沉香则属于星洲系。大致来说,“星洲系”韵味醇厚,带甜不带凉,材质比较坚硬,能够制珠或者用来雕刻。

  如今的惠安系沉香,主要是指越南沉香。当代越南沉香中,品质较高的种类是芽庄沉香和富森沉香。芽庄位于越南中部偏南,是越南第一沉香产区。芽庄沉香最主要特点就是拥有极强的甘甜韵味,这种甘甜的香味是不能和任何香品比对的,不是玫瑰不是茉莉也不是檀木。那种甘甜的香韵犹如刚刚切开的水果,可以闻见瓜瓤散发的宜人芳香,很清新很舒心。芽庄沉香不仅仅带有瓜蜜甘甜还有一丝丝的凉意。点燃芽庄沉香就有一种清爽的凉意,令你鼻尖瞬间感触,不是薄荷也不是柠檬。那种凉意直至咽喉,使人清新舒畅。芽庄沉香的香味变化应该是先凉、涩,中甘甜,后淡雅飘逸。芽庄沉香是沉香之极品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