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油系列

苑刚声称自己经常在网上约女人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5-11  浏览:

  根据最新的庭审记录。苑刚死后留下巨额遗产,引发多名女子带着孩子前来争产,每个人都说自己和苑刚有亲密关系。

  他们指证:苑刚有上百名女友。他常常跟朋友炫耀自己玩弄了多少个女人,而且几乎每天都换一个新的女人。

  目前为止已经有5名妇女向法庭声称自己和苑刚育有子女,因此都拥有苑刚遗产的继承权。

  “当年,苑刚在我身上花了不少心思。虽然我们一个在中国一个在温哥华,苑刚经常用微信和我聊天,感觉不到距离的存在。”

  E女士表示,苑刚隔三差五地就安排司机带自己去高档餐厅吃饭,吃完还做个水疗SPA。

  E女士和苑刚在2011年6月相识,两人初见的地点是中国北方的一座城市。她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会上认识了苑刚。

  两人初次见面后,就相约第二天继续一起吃饭。当时苑刚声称自己是单身,并询问E女士是否有男友。

  2014年,两人曾一起前往拉斯维加斯旅行。E女士表示,全程费用都是苑刚付的,但自己起初并没有和苑刚住一个房间。

  “一开始苑刚要求在我的房间过夜,我没同意。然后他因为心情不好去赌博输了13万加元,之后我就同意了和他住一个房间”。

  据她所说,当时苑刚要在美国成立一家公司,要求她去汇丰银行开设了一个账户。

  通过这个中间账户,苑刚将大笔资金转到自己母亲的CIBC(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账户,转完就注销账户。

  苑刚去世后不久,她就通过苑刚的两名助手找到了苑刚的弟弟苑强,商量遗产事宜。

  之前,苑强曾在法庭上表示:“不认识B女士”。对此B女士说,这不是事实,之前自己就和苑强接触过。

  B女士表示,自己曾和苑强见过面,去了银行和一家律师事务所讨论如何拿走卖掉苑刚西温豪宅800万加元的所得。

  苑强当时提出,将800万巨款的一部分汇到中国避税。钱先汇到B女士的CIBC(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账户,再汇到苑刚母亲的CIBC账户,最后汇到她的中国账户。

  对于苑强表示不认识自己,B女士感到很委屈。苑刚的一名司机此前也表示,不认识B女士。

  B女士表示,这名司机可能是在说谎。“我本来还有三名证人能证明我和苑刚的关系,但是他们似乎都被封口了,不愿意再替我作证”。

  “他追我三年,我起初只把他当普通朋友。一开始我觉得,他就是一个中国暴发户,没什么文化”。

  但是后来,苑刚一直表现的体贴照顾。2008年发生的一件事打动了B女士的心。

  “我养了一只可爱的小狗,有一天和苑刚一起去散步遛狗,小狗突然跳进河里。苑刚不顾一切就跳下去救狗,手上的名贵腕表都没来得及摘下去。当时我就觉得他很善良,在乎我,我被感动了。”

  12月6日的庭审中,苑刚的表妹李晓梅供称“苑刚经常换女友,常来家中,我能叫上名字的就多达十几人。”

  2008年6月,苑刚订了昂贵的“黑天鹅”蛋糕并把钻戒藏在蛋糕里向B女士求婚。

  B女士称,自己曾经被朋友告知苑刚在网上广泛征婚,并且为此和苑刚大吵了一架。

  李晓梅的丈夫,也是杀人凶手赵利供称“苑刚母亲曾经让我帮忙劝说苑刚,和老家的女子结婚。但是苑刚告诉我,最讨厌这种女人,千方百计讨好家人逼迫自己”。

  赵利表示,苑刚声称自己经常在网上约女人。“网上征婚能更快更多接触高品质女人。”

  2015年5月31日,在列治文殡仪馆举行的苑刚追悼会上,有3名女子和至少2个儿童代表家属向来宾致谢,令人侧目。

  苑刚死后留下了近1亿人民币的财产,从而引出多名情妇和子女争夺遗产的风波。

  外界估计他的遗产包括两栋分别价值1400万加元、200万的房产、两辆价值60万的豪车、萨省7500多英亩土地和其他公司股权等。

  从2015年5月案发开始,就有多名自称是苑刚“前女友”的女子在悼念网页上“追忆爱情”。

  据CTV报导,苑刚家人的代表律师透露确实已有数个子女通过DNA检测,证实了与苑刚的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