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护肤品

可能大大加大运作风险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9-28  浏览:

  这几天,财妹朋友圈有一半人在吃刘强东事件的瓜,另一半则心事重重,各自算着究竟自己明年要多缴多少粮才能跟上政策形势。

  8月27日,国家税务总局发布最新消息称,从2019年起,社保统一归由税务征收,今年12月10日前要完成社会保险费和第一批非税收入征管职责划转交接工作。

  除此之外,新税法还有一系列重大调整,包括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从3500元提高至5000元,优化部分税率级距(扩大3%、10%和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缩小25%税率的级距,保持30%、35%和45%三档较高税率级距不变)等。

  许多财经媒体和评论人称此次税法调整是“明减暗增”,也有媒体出来“辟谣”称这是谣言——“过去不按规缴纳社保的企业太多,对于广大职工而言,个税改革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减负”。

  说来说去,不少员工可能被绕进去了,但老板们不会,因为光社保转税务征收这一条,就足以给他们提神醒脑了。

  此次税改针对全中国各行各业,但如果聚焦到化妆品行业来看,哭声最大一批人的可能是处于夹缝中的代理商。2018年,全行业上下游的问题正集中表现在中间环节,其中又尤其集中表现于CS渠道的中间环节。广大代理商本来就面临利润变薄、方向迷茫等等问题,面对税改,纷纷高喊:“压力巨大”。

  几项调整看下来,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影响最大的一条,就是征管效率的提高——从2019年起社保由税务统一征收。

  过去,国家社保的征管效率并不高,《中国企业社保白皮书2018》数据显示,国内社保基数完全合规的企业只有27%。一般公司并没有按全额而以最低额为员工缴纳社保,然后用发票做账抵多出来的工资和奖金,还有很多公司并不是全员缴纳社保。

  但从明年开始,国家对这种“短斤少两”不会再睁只眼闭只眼了,社保交由税务部门后,他们可以根据个税申报反推社保基数,企业再也没法虚报了。据中金的估算,这些不足额缴纳社保的企业们,要多付约7000亿社保费。

  “一带一路”会计研究中心秘书长葛玉御分析,从逻辑上讲,过去社保征收力度不强是有问题的,逃税(费)总是不好的,通过划归税务局征管来提高刚性的方向是对的。

  但现实难题在于,我国社保法定费率的水平在整个世界上都是非常高的,以上海为例,五险的综合负担42.5%,严格按此费率征收,在当前实体经济本身就面临困难的环境下,很有可能成为压倒中小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实业内对这种留有空间的征税方式有一个专有形容词“宽打窄用”,从国家层面来看,过去宽松征税留出的缺口,其实正是为了可能到来的“洪水”而准备的预留空间。如今这层空间骤然收紧,压力转嫁到企业头上,背后原因关系到国家政体的方方面面,这里就不予深究了。

  《化妆品财经在线》在过去一年走访市场过程中发现,就算没有新税法的出炉,代理商群体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了。

  国家经济发展放缓背景下,线下销售艰难,上有化妆品牌转移渠道重心,下有零售商要求线上线下同价乃至厂家直供,中间商利润越来越薄。《化妆品财经在线》调查甘肃、青海、宁夏、山东、江苏、广东等省份代理商公司发现,有66%公司毛利率已经降到30个点以下。

  针对此次新税法出炉,财妹又对代理商公司做了一次抽样调查,共20家公司。其中70%的公司团队人数在30-100人之间,体量在500万-5000万不等,另有少数体量过亿的代理商公司,团队人数在100-200人。这些化妆品代理商公司可以说是典型的中小企业。

  数据显示,其中88.9%的代理商公司还没有全员社保,所有公司目前都按照最低额度缴纳。

  从代理商公司人事费用率(人员成本总量与销售收入比例)角度看,几乎全部公司的人员成本的绝对值和占比都在连年上涨,目前有绝大多数代理商公司的人员成本占销售收入的10%-30%左右,但有代理商表示,未来新政一旦执行,人员成本占比或许将突破30%。

  算一笔账,假设山东一家年出货5000万的代理商公司,团队50人,平均工资6000元(不算年终和福利),全员上社保。按照2017年山东最低社保缴纳限额3178元,公司要缴社保包括养老(18%)、医疗(7%)、失业(1%)、生育(1%)、工商共51.5万元。2019年开始公司全额缴纳社保,共为97.2万元,整整多出45.7万元,这还是工资不涨的情况下。

  行业压力加上政策压力,让化妆品代理商洗牌过程加速。简单来说,这未来将多出的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税费,对于正加速转型或拓展的代理商来说,无疑会让他们放慢拓展速度;而对处于变革“妊娠”时期的代理商来说,可能大大加大运作风险,走在悬崖边缘;还可能让一些代理商直接出局。

  面对可以预见的后果,有些代理商或许会继续给员工加薪,继续拓展公司市场,自己承担下多出的税额,但也有可能将部分税额压力转嫁到员工头上,减薪或不涨薪;还有一种做法是直接裁员。

  就我们调查的这20家公司中,有44%代理商选择默默承受这笔多出的费用,另一方面从公司管理、运营的提升来缩减成本、开源节流;还有44%的代理商则表示将在未来进行裁员,精简组织提高人效;另外有12%的代理商会降低员工工资,但没有一家代理商公司选择主动退出市场。

  面对困境,一些老板(22%)是淡定的,因为无论税收怎么变,生意总归要继续,规范纳税行为,参与正当公平的竞争、优化内部管理、提高经济效益,才能成为最具发展潜力的企业。

  另一些人认为有利有弊,一方面,新税法相对来说会增加公司的运营成本和费用支出,但是与此同时,也会增加人员的归属感,团队会更加稳定。

  还有代理商分析,税改会迫使代理商群体加速自我升级,因为未来运营成本大大提升、难度加大,不思进取不择手段的代理商会很快出局,剩下的需要改变才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