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工合作

因为34岁的Antony虽然拿的是英国护照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10-23  浏览:

  每到年底,各大权威音乐网站“TOPXX”的类似盘点,一般对那些在上半年内发行的专辑来说是相对不利的,因为它们太容易被淹没在下半年的声音里,被人们从记忆的硬盘里毫不留情面的删除。可是像Antony & the Johnsons,在2月1日发行的新专辑“”,到了12月份还有一堆业内业外人士记着它的好,夸张点儿说这就是一个奇迹。从各种角度来看,“

  I Am A Bird Now 以一帧Andy Warhol 1974年的一张黑白照片作封。单色影象里的女人躺在煞白的床上,黑色的眉眼里淌出庞大而淡定的绝望。床头有一束白玫瑰。她瞪着镜头,我们仿佛通过她的眼睛看到自己内心潜藏的绝望。她依然是艳美如花。如果你从未见过这幅照片,一定会讶异于赤裸的真实。那倦色慵卧的就是Candy Darling, Andy Warhol 自产的一系列影片所推出的重角“女”伶。是的,那引号间带出的是并不真实的性别,上帝把她放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是唤她作James (Jimmy) Lawrence Slattery的。其后种种我们无法去评说,但是从一些照片和电影中目见她女性的柔美曾使我频频自叹不如。或者她本就生错了轮回。她在29岁死去,照片中的Candy Darling正在死床上吐出纳进她短暂人生里倒数可及的气息。身后白色的花朵洒出了月色的静美,不管她这一生是怎样的混乱和狼狈不堪,原谅她,让她安静地死去。

  选用这样的封面真是与乐队主唱Antony Hegarty本人或这张专辑的完美契合。Antony Hegarty似乎也是与Candy Darling一样性别迷失的人,但是他那一把嗓音却让男的女的都嫉妒不已。“I Am A Bird Now”是他的第二张专辑,第一张专辑的封面上他一副雌雄同体的装扮让人实在不敢恭维。但是他的两张专辑都颇受业界好评,“I Am A Bird Now”在Pitchfork 得到8.6的高分,并一举获得今年的英国水星大奖。记得在颁奖现场,一位留着长发、有着橄榄球员身材的黑衣男子,走上了英国水星音乐奖的颁奖台,他用阴柔的声音略带羞怯的说着得奖感言,在钢琴、大提琴和小提琴声之下唱着他的歌,这就是Antony Hegarty,壮硕的身躯里藏着一颗极其柔软敏感的心。

  Antony & theJohnsons的获奖让太多人大跌眼镜,甚至是愤怒,但水星大奖的评委都是由一些资深的专家构成,对音乐的真诚让我们知道不是人人都只知道娱乐而忘了音乐的。然而,Antony得奖却搞得英国传媒争议四起,因为34岁的Antony虽然拿的是英国护照,却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年,连BBC都略带讽刺的说,今年的水星音乐奖得主是个说着美国腔英文的家伙,让突然必须面对大批媒体询问得奖感言的Antony,不但必须适应此起彼落的闪光灯、还得到处解释他是英国人的这件事情,领奖时他这么说:

  英国人看不起美国人的文化浅薄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对于一张真正感动人心的专辑,还是回归音乐本质吧!无论你听过多少唱片,无论你是夜夜笋歌还是独守空床,留一个夜晚关上灯听听这张“I Am a Bird Now”吧。

  Antony从小在南英格兰成长,十岁时跟随家人搬到美洲大陆。1990年他从加州迁移来纽约,就读NYU的戏剧学校,并组了自己的乐队The Johnsons,开启了于纽约城流浪驻唱的日子。他的音乐生涯可以追朔至1982年的圣诞节,母亲买了一台卡西欧电子琴给他,从此他开始追随着Soft Cell、Depeche Mode、OMD这些八十年代新浪潮乐队的脚步。不过Antony高中时期组的乐队玩的竟然是Death Rock,俨然是荷尔蒙分泌旺盛的现象,却与现在的音乐风格大相径庭。

  Antony & the Johnsons来自纽约,却签约于英伦的厂牌下,长期在英伦进行自己的音乐创作。 Antony 带着他的小型室内乐团 The Johnsons,成员一共九人,风格为典型的 Baroque-Pop 。而在他们的歌曲中,钢琴、提琴、长笛、黑管等管弦乐占据着主要的位置,堪称一个小型的管弦乐团了。 乐队中的灵魂人物,主唱Antony,是个让初识他的人在视觉上不太让人舒服的人物,相貌并不出众、外形颇为肥硕的他,却喜欢在舞台演出中把自己塑造成白粉涂面、雌雄难辩的形象。而演绎出的温婉的歌声,却又与他的舞台形象那样的格格不入。同Antony合作这张专辑的Devendra Banhart说,Antony是一个超级天才的唱作人。Antony最让人难以忘怀的当然是他那把淳厚的嗓子,是公认的继Tindersticks的主唱Stuart Staples之后最有磁性、最动人的男中音。对这点我毫无反驳的余地。专辑里真诚的歌词充满了深深的伤痕和困惑的欲望,像诗歌般流淌,点缀着内省的幽默。

  初听他们的音乐,使我本能的想起那个在70年代叱垞乐坛的Bryan Ferry和他的 Roxy Music,但在旋律上却少了份Roxy music的跳跃感,而Antony的歌喉却绝对可以与Bryan Ferry相媲美了。他们都喜欢在歌唱中大量运用颤音,这又让我想起 Meatloaf 惯用的唱法,给人以一种绵柔的质感,而和Ferry的温暖稍有些不同的是Antony的歌声听起来是一种哀怨的感觉,旋律也大多似古老的悲伤的民谣。因此Antony & the Johnsons的音乐听起来更像是Bryan Ferry单飞后的那些温柔小品了,而在歌曲中大量复古的弦乐与铜管的运用,也颇有60、70年代的风貌,别有一番韵味。

  精致的编配,浓情的演唱,我想是Antony and the Johnsons真诚的忧郁感动了评委和每个聆听者。在心慌气躁的现今,这样一张内敛深省的唱片真得很难得,我相信这不会是张可以大热的专辑,因为这是张需要静心聆听的唱片,它是能给心灵那种我们现在已忘了是什么回事儿的东西准备的。可实际上,它确实热了起来。

  第一首歌“Hope Theres Someone”,Antony哀怨,温柔的颤音充满乞求但不失激越,奠定了整张唱片的基调;

  每个人心底深处都藏着一个伤口,或深或浅。顺着Antony and the Johnsons微微颤抖的声音,你会发现他的歌就像是细细的铁丝,轻轻的勾起挑动心底的那个破洞,然后,如被虫子轻咬一般的细细痛处开始蔓延…….对于这个 90 年来到纽约追寻繁华、歌舞表演和 Andy Warhol 的年轻人来说,今日的成绩意味着什么我们无从知晓。“I Am A Bird Now”正在静谧的阴暗中营造一种柏拉图式的理想境界,我们仿佛已经长上翅膀的飞鸟,随着音乐离开这世俗的一切。尖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