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工合作

牛尔多次谈到自己最感兴趣的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11-18  浏览:

  新榜近期发起“百咖大赏·颜值影响力盛典”最有消费价值产品评选活动,目前已邀请到近百位在美妆时尚界极具社交平台影响力的KOL评委。

  接下来,新榜会客厅将以“百咖·美颜志”为专题,陆续邀请美妆时尚KOL前来做客。本期为这个系列的第1期,请到的是一位“人肉种草机”——“亚洲美容教主”牛尔。

  每天起床,吃2000毫克维生素C,吃胃药,半个小时后吃早餐,素食为主,有时自制冷压蔬果汁。

  其余时间,他会读一些书,听放松身心的钢琴曲,有时会听雨声、听海浪。最近还开始练习瑜伽,冥想打坐。每天工作时间尽量不超过3个小时。

  晚上11点睡觉,睡前泡澡,先抹护肤品,放轻声的音乐。睡前再涂上保湿眼药膏,戴上眼罩隔绝光线,只专注自己的呼吸以快速入眠。然后第二天早晨五六点醒来,赖在床上,或打开窗子,吸收大自然精华……

  除了“亚洲美容教主”,牛尔的称呼还有很多。比如“天王级护肤专家”“美容谷歌”“DIY教父”,以及新榜“百咖大赏·美妆”的评委之一。

  接受新榜采访时,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因为前一天他参加了一个发布会,连发言带采访,说了5个小时的话,空着肚子,目的是保持清醒。最近一周,牛尔台湾上海两地飞,参加节目、品牌活动、发布会。

  入行28年,牛尔从电视时代的美容专家晋级为新媒体时代的美容博主,美容似乎成为牛尔牢牢长在身上的标签,新媒体的介入,让这位老牌美容博主的事业和生活也发生诸多变化。

  牛尔的母亲是雅芳在台湾招募的第一批“雅芳小姐”,受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牛尔12岁时开始使用保养品,还将自家厨房材料调制成面膜。

  医学院毕业后,牛尔正式入行美容业,从推销员做起,直到2010年成立NARUKO品牌开始创业。目前,牛尔名下已经有五个护肤品牌,包括NARUKO、京城之霜、NRK、am+pm、Dermalane等。

  目前,牛尔在台湾与上海两地的200多人运营团队除了运营这些品牌,同时运营牛尔的微博、微信、网易、贴吧、今日头条、淘宝头条等新媒体平台。其中,微博粉丝达两千多万。

  相较如今活跃在众多社交媒体的美容博主、网红,牛尔在网站、电视时代就已经是美容红人。

  他不仅持续担任《我是大美人》《美丽俏佳人》《女人我最大》等电视节目的专家嘉宾,也曾在《康熙来了》等热门综艺节目露脸。推出畅销书《牛尔的爱美书——天然面膜DIY》后,更是奠定了牛尔美容保养专家的地位。

  他曾在一次采访中回忆,做《女人我最大》节目时,有次想推荐一个产品,他联系到品牌方希望对方借一些产品在节目上用,对方还不太情愿,但经他在节目上推荐后,这家品牌当时的业绩呈现每月5倍增长。

  不过做节目只是一方面,牛尔多次谈到自己最感兴趣的,是对美容产品的研发。据牛尔的品牌部副总监易铃娜介绍,牛尔与台湾弘光科技大学的化妆品应用管理学系有直接的合作:

  在网红博主里,大家有各种各样的品牌,但大多是打配方的路子,比如拿着某高端品牌的面霜,找一个工厂去打造类似质地和成分的产品,但几乎没多少人做研发。但牛尔老师是花了很多时间在研究课题上,我们跟法国的工厂和瑞士的科研所都有多年的深度合作。

  “有自己的实验室,自己的专利成分,才能凸显自己的品牌跟别人的不同,否则可能都是别人代工,你只是卖你的脸而已,不是卖你设计的护肤品”,牛尔说。

  他有王羲之墨池洗砚的精神,对“美”这件事非常专注执着,甚至常常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他对保养有着非凡的热情,因此在过去几年里,他为美妆美容界带来新风潮与革命,牛尔具有代表性的意义。

  牛尔告诉我们,美容行业现有的商业套路,其实是先建立一定的知名度,建立粉丝基础,接下来还需要有自己的商品,可以自己研发,优势是在研发过程中可以把关;也可以请人做,但是完全依靠别人风险会大一些。

  有了商品之后,由于实体传播渠道费用和成本普遍较高,一开始往往可以在网络上进行销售,“如果有网友感兴趣,就从‘小资’起家,少量定做,给网友一种良心定制的感受。等商品知名度高了、基础消费群够了,就可以起量了,商品的质量也可以慢慢提升,比如建立自己的实验室,研发属于自己专利的护肤成分,而不是通过代工厂。除了成分以外,品牌名称、包装等等也很重要。”

  不过,对入行多年的牛尔来说,社交媒体虽然带来便捷的传播,也带来一些困扰,比如产品展示欠缺感官上的体验;网络的互动形式,也令他很难给出对网友比较精准的建议。

  “以前我们更多是通过现场观察和咨询,更直接地满足消费者需求,而现在很多网友问问题,都不会问得很精准,他不会说他是什么肤质、年龄多大,就直接问‘我粉刺怎么办’,但这不是我一句话就能解决的。所以现在我会写一些理论性的文章,如果一定要分享产品,会分享一些对大多数人都有帮助的东西,微博留言我尽量不会去回复,也没那么多时间了。”

  牛尔说,曾有网友向他咨询“黑眼圈怎么办”,他很认真地分成几种情况讲,回复了一篇文章,但提问的网友并不满意:“你直接告诉我要买哪一瓶眼霜有效呗”。

  由于研发的产品功能始终围绕着保湿、抗氧化、抗皱、紧致、美白…… 研发品类也跳不出洗面奶、水乳、精华、防晒等等,牛尔发现到了一定阶段之后,就不得不去寻找新的灵感,花很多时间研究新成分,找出下一波护肤品的走向,以及找到可能会成为新主打的概念。

  比如当年我在台湾是第一个推出“自己做美容护肤品”的概念,做了第一个所谓医学美容产品的概念。应该是2002年,我出了一款玻尿酸精华液,在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人知道玻尿酸、透明质酸是什么。等到大家都在做这种产品时,我就要面对如何突破自己、如何从众多竞争品中脱颖而出的问题。

  与保养品研发类似,很多题材写到后来,无非都围绕着抗老、美白、保湿、眼霜怎么用……写多了牛尔也不知道应该继续写什么。

  为了减轻这种困扰,牛尔说自己会更多地接触人群,了解消费者当下的想法,从而发现了一些原来没有关注到的细节,并将自己的感受记录下来。因此,除了理论性的文章,现在牛尔还会写一些真实发生的故事,比如一个健身教练遇到了青春痘烦恼后……

  这些牛尔遇到过的瓶颈,也是对新媒体时代美容博主的挑战。面对新的科技手段和传播渠道,美容博主的套路也有待换新,需要对新事物做出快速反应。

  易铃娜说,很多新的产品一上市牛尔就会买回来试,在媒体采访时也会提到推荐,“也因为这样变成种草机了”。

  不介意。网红是个新名词,这两年我在网络上露面的频率已经低了很多,还能沾一个“红”字,我听着挺高兴的。

  我现在比较感兴趣的是产品研发;如果别的品牌推出了我没有听过的新产品,我会拿来研究一下它的质地和成分;如果某个品牌或产品的行销诉求比较有新意,我也会去了解一下。

  不一定,会根据当天的肤质状况而定。像我今天是完全以放松为目的的保养,会用精油按摩。

  之前雪花秀寄给我一款眼霜,这款眼霜容量大,滋润度够好吸收,我皮肤又超干燥,就直接拿来当面霜用,对我这种干燥老化的肌肤还不错(笑)。

  好多类,超多类的!比如说,泡泡面膜,完全是一种视觉体验,但根本没有起到效果。它对肌肤有什么帮助吗?我觉得也是噱头多于实际;还有,磁石面膜,就是把以前那种深层清洁面膜中用来清洁的成分用铁粉取代。然而,铁粉不能做深层清洁,还会把你的皮肤染成铁的颜色,再让你用一个吸铁把铁吸出来,它会让你觉得很神奇,但实际上效果并不好。

  我现在可以不去因为赚钱而做一些事情,而是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不用勉强自己。我的人生层次到了另一个境界,不再是为了填饱肚子过生活。

  现在比较困扰我的应该还是肠胃吸收不好,所以最近瘦了很多,体力比较差。我花了很久调养,但还没有恢复。这就跟美容一样,都需要时间和耐心。

  其实我倒发现有越来越多的男性开始注重皮肤保养。因为我有固定去健身房的习惯,发现很多健身教练都会很关注自己的皮肤,甚至还会去做微整形。我有个教练有点秃发的问题,还去做了植发。

  现在的社会人跟人实际接触的时间更少了,所以一眼之缘变得更重要。就是我一看到你就对你产生好感,进而对你产生兴趣,进而变成你的粉丝,然后才有可能买你的商品。这也是美容业发展成今天这样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