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课堂

就意味着进入他们的圈套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11-30  浏览:

  测试一下皮肤510元,做一次保养6000元,药水还要3000元,遇到这样的美容店,多数人要嘀咕这是碰到骗子了,可竟然还是有很多“爱美之人”落入这个看起来很容易识破的骗局。

  昨天义乌警方透露,12月1日晚上,端掉两个打着开美容店旗号的“诈骗团伙”,涉案人员20人,18人被刑事拘留,初步统计涉案金额超过20万元。

  11月20日下午3点,苏溪派出所民警何豫龙正在值班,一个男人匆匆走进来要报警,称被骗了9510元。

  男子姓姚,32岁,在苏溪隔壁的大陈镇一家制衣厂上班,他说,8天前的晚上6点,他在苏溪凯旋路夜市玩,碰到两个发传单的男子,他们说“雅婷生活馆”刚开业,有礼品赠送,姚先生就跟着其中的胖男子去了。

  店在离夜市不远的弄堂里,进去后,胖男子转身离开,姚先生打量了一下,店面装修简单,就一间店面,里面有不少小房间,三个女店员,一个三十五岁左右,剩下两个看起来二十来岁,蛮漂亮。

  其中一个女孩跟姚先生说,要先对皮肤做测试,说着就把他带进一个小房间里,房间和外面用竹帘隔起来,里面有一张床,看起来很破,姚先生没脱鞋躺上去。

  “躺上去就让我闭眼,感觉她拿一种小机器在我脸上动,持续了十来分钟,感觉皮肤有点热”,其间,女孩问姚先生是做什么的,哪里上班,每个月工资多少,当说到工资大概四五千时,女孩让他睁开眼,拿来一面镜子。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姚先生吓了一跳,脸上有几块黑色的东西,女孩说这是皮肤不好的体现,需要做保养,要先交510元测试费。

  花500多块钱就能好好保养下皮肤,姚先生当时觉得很值,没犹豫就把银行卡掏出来,让对方把钱刷掉了。

  钱刚付掉,女孩离开房间,年龄稍大的女子拿着一台机器走进来,又让姚先生闭上眼,说要用激光保养皮肤。

  同样十分钟时间,姚先生睁开眼,这一次他脸上的黑色东西更多了,女子告诉他这些都是皮肤内的黑色素,想要全部清除,要做进一步保养,需要6000元。

  听到这个数字,姚先生吓了一跳,本想放弃,可女子却告诉他,黑色的东西时间久了用刀都刮不掉,永远都会挂在脸上,这一说,姚先生怕没法出去见人,赶紧让对方刷卡,继续躺下做保养。

  本以为可以安心做一次彻底保养,可女子用一种药水往姚先生头上擦了一下,他的额头居然红肿起来,女子说,药水不适合姚先生皮肤,需要换一种药水,还需要3000元,如果不用皮肤肯定要烂掉。

  这下姚先生慌了,如果皮肤真的烂掉就出大事情了,赶紧把卡给对方,可这一次怎么刷都刷不出来,他索性把密码告诉对方,让女子出门到附近银行取了3000元。

  钱取回来后,女子用另外一种药水往姚先生脸上擦了擦,果然神奇,他脸上的黑色和红肿全没有了,原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做好美容后的几天,心里一直犯嘀咕的姚先生到正规美容店问了一下,才知道不可能花这么多钱,准备回去说理,却发现那家小店白天关门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赶紧报警。

  这次被骗的是王先生,遭遇和姚先生如出一辙,也称在雅婷美容院被骗,损失700元。

  小王一进店同样被问职业和收入,第一笔去黑头和痘痘收了206元,之后又被要求点痣,点到一半却要收1000元,知道自己遇到骗子了,小王坚决让对方把点痣的化学品擦掉,最终交了500元清洗费,签了一份免责协议才逃出来。

  “答应我擦掉痣上黑点,可在我脸上敷的东西让我脸很红,又让我继续做项目,我不同意,就让我签了一份协议,说脸出了任何问题和他们店无关,这明显诈骗啊,但无奈只好先签了,交了清洗费才出来。”小王说。

  连续有人报案,何豫龙意识到报案人可能遇到诈骗团伙,第二天上班后立即开始侦查。就在侦查时,陆续还有人来报警,骗局一样,美容店换了一家,叫“世纪名典”。

  民警侦查发现,两家店都是每天傍晚5点到晚上11点营业,一旦遇到下雨就直接不开门,并且都只有一家店面,装修非常简陋,里面被隔成多个小间,一旦遇到有顾客消费几千元以上,就会立即关门歇业,和正规美容店相比很反常,最终确定这两家美容店存在严重的诈骗嫌疑。

  12月1日晚上8点,两家店20个嫌疑人被抓,其中雅婷生活馆涉案13人,开张20天就骗得13多万元,另外一家开业一个多月,骗得9万元。

  案发后,“世纪名典”负责人魏某交代,他们专门把店开闹市附近的巷子里,然后让导购员去发传单或赠券,选人也有针对性,专门挑二十来岁、身材矮小一点的年轻人,看起来有点钱、又是一个人的下手。

  一旦有人上钩,导购就会把人带进店里交给美容师,借口做免费的皮肤测试,如果客人不同意就会直接放走,不会强留,一旦同意,就意味着进入他们的圈套。

  美容师拿出的一种药剂涂到脸上会让脸变黑,就推荐客人排毒,价格从100元到600元不等,这价格完全由美容师把握,客人看上去比较有钱又好欺负的那种,价格就会喊高点。

  “客人不同意,就说黑色素搞不掉,皮肤会烂,只有用我们店的药才可以去掉。”魏某说,收完去黑色素的钱,还可以收点痣的钱,说是免费,但他们会给顾客脸上涂上一点黑色的东西,说只有用药水才能去掉,不去掉皮肤也会烂,这样又可以收钱,如果顾客真的不愿意用药水,他们会在清洗时偷偷往顾客脸上涂一些燃脂膏,燃脂膏接触皮肤会有刺痛感,他们趁机继续吓唬顾客,有人就会继续买单。

  魏某解释,其实让皮肤变黑的药剂以及点痣的药都是没有副作用的,用清水一洗就掉了,他们只是借此吓唬顾客消费罢了。

  “他们去过很多地方行骗,集中在福建、浙江和上海,省内城市有海宁、温州、嘉兴等地。”何豫龙说,一家店在一个地方开业基本保持在一两个月的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就会换新地方,生意不好一个星期就会换,为了节约成本,装修及其简单,也没有专业的美容器械。

  更为夸张的是,美容师没有经过任何培训,直接招聘,送去学习一下让顾客掏钱的技巧就上班了,美容师每个月固定2500元到3000元,提成10%,导购没有底薪,全靠提成,拿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