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课堂

假如讲的几个点观众面无反应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10-30  浏览:

  

  那些综艺咖,我们熟识的是荧屏面庞,看不见的是他们和内心的对话。大声唱,为自己鼓掌。

  范湉湉 上海人,中国内地女演员、主持人。曾主持节目:上海有线音乐台《乐乐音乐乐团》、上海有线戏剧台《灿烂星河》和《银色香江》、香港娱乐八频道《八通娱乐界》等。参与《顶级厨师》、《奇葩说》、《我为喜剧狂》、《奔跑卡路里》等综艺节目录制,参演电视剧《爱情公寓4》、《功夫状元》。

  大王 本名沈夏,四川人。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表演系。曾获得台湾综艺节目《康熙来了》主办的“寻找康熙接班人”主持人比赛冠军,因成为江苏卫视《幸福晚点名》代表团固定成员而被广大观众熟悉,曾主持节目《天天女人帮》、《乡村大世界》、《家有喜事》、《幸福辞典》等。

  黄艺馨 广东人,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2002级雕塑系。是“后舍男生”成员,擅长主持、表演。曾主持节目《分秒必争之大兵小将》、《你好达尔文》、《土豆通台湾》等,多次参与《百变大咖秀》、《年代秀》等综艺节目录制。参演电视剧《失恋三十三天》。

  10月16日,蔡康永和小S先后发微博宣布离开《康熙来了》,引发网络一片感伤,纷纷怀旧与之同行的十二载光阴。

  当晚范湉湉和笔者通电话,忽然说:“我的人生本没有遗憾,今天终于有了一个:我没有上过康熙这档节目。”对于两岸综艺人来说,《康熙来了》是一座殿堂。范湉湉一直相信总有机会去,可惜终究成了一份美丽的遗憾。

  台湾,深刻影响了内地综艺的兴起与发展。近十年中,内地综艺节目呈现井喷姿态,一路高歌猛进。伴随着纷繁节目铺满电视荧屏,一批年轻活力的身影也渐渐走向公众焦点——综艺咖。他们每个人都怀揣舞台梦想,期许站在聚光灯下,演绎一个精彩万分的自我,赢得肯定的欢笑与掌声。走下舞台,他们也有自己的怕与爱,时光匆匆溜走,却始终不改初衷地执意前行,和前路的茫茫未知对抗。

  那些综艺咖,我们熟识的是荧屏面庞,看不见的是他们和内心的对话。大声唱,为自己鼓掌。

  下午一点,大兴的星光影视园。剩不到一刻钟,大王就得上台录制《家有喜事》了。她一边和主持人李波儿、张驰抓紧排练开场白,一边呼叫助理扫尾准备工作。助理媛媛取出一片创可贴,麻利包起大王左手食指的刺青,再用戒指遮上。

  北漂队伍里挤满心怀舞台梦想的年轻人,走综艺咖之路,大王自认为有个运气不错的起点:家庭和睦,朋友相助,以及起步的底子不差。大学主修表演,曾获台湾《康熙来了》主办的“寻找康熙接班人”主持人比赛冠军。大一时被江苏卫视《幸福晚点名》节目组选中,因开朗性情和搞笑表演,她在这档“内地版《大学生了没》”素人综艺中大放光彩,收揽不俗人气。黄色短发、身材微胖、男性打扮、大大咧咧……这是彼时《幸福晚点名》走出的大王,初涉综艺圈,她迷恋这个舞台的随性自在。

  “我从小自由惯了,像男孩子。”说这话时,大王正对镜补妆。她今日造型甜美、俏皮,四年过去,当初上镜不涂口红的假小子爱上了粉粉的唇色。

  几年综艺咖,长出些什么改变呢。“我换发型后变漂亮了,妆化得更好了。”主持美妆节目的经历帮大王补习了美容课。她习惯在往来奔波的车上花一小时化好妆,为的是节约时间多睡觉。

  2011年来北京前,妈妈偷偷塞了500,大王又找江苏卫视的朋友七拼八凑,揣着几千块钱到北京,三个月房租交完几乎不剩。初来乍到,接不到什么好节目,大王挤过拥挤简陋、房客刻薄的隔断房,熬过28元撑大半月、啃泡面或蹭朋友饭的日子。穷过,但不苦。

  大王有时录节目前会跟导演沟通,她讨厌煽情,不走苦情派,不能谈论家庭。“这是我不能碰的点,我家很幸福,爸妈很开明,北漂也不辛苦。”

  如今她不再畏惧了。每月固定主持五六档综艺节目,还能寄给父母优厚的生活费。北京,是这个26岁川妹子的应许之地。

  和大王有几分相似,黄艺馨当初进军京城综艺圈前已积攒了很高人气,起点优秀,但逃不了要和未知的压力对抗。

  广州美院,搞笑视频,后舍男生。2005年,这几个标签让黄艺馨和韦炜没出校门已蹿红网络。毕业顺利签约太合麦田,一直在家人身边长大的黄艺馨奔赴北京。“我们也不知道水多深,其实还是以很稚嫩、很清纯的一颗童心加入到这个行业里来,不知道这个行业原来需要很多根基和各方面技能。”黄艺馨笑着说,作为初生牛犊,当时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好笑了”。

  公司为他们新人安排声乐课。黄艺馨住在通州,坐地铁八通线到四惠站,然后换乘公交车去大山子798艺术区那边找到老师学声乐。“我觉得那是挺好玩挺难忘,但也是挺艰难的一段日子。我来到了北京,以当时的名气来说,走到哪里,一提到‘后舍男生’组合,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但是我们能表演什么呢?其实什么都不能表演。”黄艺馨向笔者回忆,在那种名气大于实力的状况之下,他有点害怕,感到招架不足。

  “搞综艺,对时事和圈里的八卦得了解一点,很多冷笑话段子得熟记于心。你要知道自己有哪些能博得观众笑声的梗,然后重复用这些梗,抖包袱。”然而,如何多才多艺的综艺咖也有江郎才尽的时候。每上一档节目,观众永远要求综艺咖施展前所未见的新才能。

  “到了一些瓶颈就会被卡住。所以我们得在短时间内学很多东西,不断更新自己。其实现在也是,没有停过学习。你要知道,搞综艺对自己技能的消耗太大了,太快了。”黄艺馨说。

  过于自我,是许多新人容易犯的毛病。聊起综艺路的开端,黄艺馨感慨,他觉得自己学到最重要的事是配合。

  “当我进了《百变大咖秀》,真正一个人开始综艺表演后,发现原来演完节目接下来的互动聊天更重要。那段互动很能给你提人气,如果主持人觉得你好玩,多跟你互动几下,人气就会高很多;如果他觉得你不好玩,就会把你甩一边,不理你,你自己是不知道的。”黄艺馨说,新人总是太过关注自己的状态,比如刻意用怪怪的兜圈子方式回答问题,不配合主持人。

  互动不懂配合,黄艺馨也曾遭遇尴尬。“后舍男生”初上《快乐大本营》时,他们经验尚浅,拿出一套自以为好笑的玩法,现场却惹得导演很不高兴,过来指责他们到底在干吗。幸运的是,何炅、谢娜这两位综艺主持人相当专业,他们会根据嘉宾的状态来看潜台词和信号是什么,然后接住,给原本尴尬的对话“圆得很好笑”。

  黄艺馨对此感想如是:不要表演你的状态。状态越自然放松越好,互动目的是逗观众乐,而非凸显自己。

  对于综艺互动如何配合,如何抖响包袱,和黄艺馨同参加过《我为喜剧狂》的范湉湉已然拿捏自如。多年舞台锤炼,她协调起来几乎没有难度。

  在2014年一期节目中,范湉湉上台表演了一段脱口秀《我是纯娘儿们》。而表演前后她和评委的“过招”互动,亦赚得网上如潮好评。面对郭德纲略“刁钻”的提问,范湉湉镇定自若接住包袱,诙谐应答,还拉谢娜秀了一把演技,引起现场阵阵爆笑。

  “你得清楚这一点,所有人看综艺的目的就是笑,是解脱。不要特别把你做的一件事当事,但也不能小瞧了。你要对得起观众,当节目有诉求点需要你干吗时就得尽力做到。”接受笔者采访,范湉湉言谈一如综艺中的麻辣御姐范儿,语速可快达每分钟270字,或犀利或诙谐的表达层出不穷。

  范湉湉的综艺感染力有目共睹。《奇葩说》某期以“情侣之间要不要看对方手机”为辩题,支持看手机的她一番陈词后“咆哮”:“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天性?看呀!为什么要压抑自己的本能?看啊!”发言完毕,场上正方支持数从31票飙至54票。高晓松说,范湉湉简直是“刷票机”。

  参加《奇葩说》,范湉湉并不会提前花很多时间备战,也不写稿子,因为“临场变化度很高”。她对现场的互动沟通有着极其执著的要求,假如讲的几个点观众面无反应,她会赶快换掉,继续发言,直到大家鼓掌或大笑。

  “我一直很喜欢‘综艺精神’这四个字。并不是插科打诨耍宝就能去做综艺,把它做精做好做善做美太难了。我没把综艺当玩儿,这是我要认真对待的工作,上台把所有东西表现出来,不让私人生活影响工作状态。”范湉湉欣赏专业、敬业的韩国综艺氛围,她认为综艺精神就好似日本人的“匠人思维”。

  对范湉湉而言,首先,做综艺并不是一件消耗很大的事情。她形容自己这个人“既可以插座充电又能太阳能供电”,消耗15%的能量同时便可汲取45%的能量,私下与人聊天交流有养分可吸;上节目,同台竞技和搭档者身上的闪光点也值得学习。心态摆好,每件事都有所收获。

  演员是范湉湉的本职。在她眼里,综艺咖上节目亦似演戏,必须动脑筋揣摩目的是什么,需要自己扮演的角色是什么,然后尽心尽力把这个角色扮演好。

  能辩论,能秀厨艺,能演脱口秀。涉猎诸多类型节目,范湉湉表示自己总是早早准备好了,因为时时刻刻都在认真学,即使旅行途中也不忘充电。“要上节目才临时抱佛脚已经晚了。这就好像你必须往一个瓶子不停灌水,真到用时一口气咕嘟咕嘟喝下去。”

  “中国真人秀更多迎合观众胃口,而不是创造出真实让大家产生共鸣。国内做不出一个能超过十年的节目,而是不停换班底,换到最后节目撤了,很难养成一群观众对节目特定的忠诚度。只追求新鲜感,那不可能把节目做精做良,做真实。”

  “我不会失望,我们要顺应时代潮流。我只有在脱节的时候才会对时代失望,我只害怕时代会对我失望呢,哈哈哈哈!”范湉湉放声大笑。

  大王这几天不录节目就宅家里复习,迎考主持人上岗证。江苏卫视《脱颖而出》是她综艺生涯里的重要节点,从此渐渐转向主持人方向。

  大王曾梦想过做演员,也签过一个电影公司。公司带她试镜,结果导演说她演技太浮夸。“我做电视综艺久了难免表现夸张,控制不住自己。导演接受不了。”没试上,公司又不准她录综艺节目,于是解约了。

  也曾和台湾综艺圈擦肩而过。大三结束,大王得到签台湾公司的机会。吃完散伙饭,办齐证件,行李都收拾好了,忽然接到投资方撤出的消息。“当时有点失落,幸好北京那边立刻接上了,邀请我主持美妆节目,也就没有太难过。”

  “当前国内主持人环境特别不好,大牌明星都参加真人秀去了,不需要主持人,活越来越少。但喜欢主持,也是养活自己的技能,能坚持就坚持下去呗。”大王又默默看了一遍提词卡,站起身向演播厅走去。

  在国内当红综艺人中,黄艺馨以何炅、谢娜和王祖蓝为心中榜样,“他们在舞台上的表现和控制力是无敌的。”黄艺馨告诉笔者,他个人还很欣赏窦文涛,关注《锵锵三人行》好多年,这档非综艺节目对他影响颇深。“每发生一个新事件,我们就很想听听窦文涛会怎么说。结果他真会谈论,还会找两个好朋友,或在该话题上与较有说话权且有观点的嘉宾做谈话。节目很有营养,所以我喜欢这样的主持人。”

  这些年综艺舞台上的“搞笑担当”,频频出演影视剧作品。“除了搞笑以外,希望能够给自己增加一点。你除了在舞台上疯、在舞台上乐、做一些很卖力的表演,那你能不能做一些很好的表演,让大家觉得哦这只有那谁能做,或者觉得‘其实他挺有思想的,挺有深度的’。”

  面对以后,成为一个很有内涵的主持人,是黄艺馨期许的未来舞台形象。他坦言,这些年没有做到。他期待成为那样的自己,能影响一些群体,值得大家喜欢。

  2015年渐近尾声,聊起剩下两个多月的安排,范湉湉语气里透着浓浓的兴奋:她参演的三部电影即将上映。

  “综艺只是我的一部分、另一个身份,但我本职工作是当一名好演员,这件事必须是主旋律。”范湉湉表示,下面她接综艺会力求“更专更精”,还会推出属于自己的自媒体节目,预计年底会问世。

  范湉湉调侃,她的人生被30岁分成两个部分:30岁前她是公主,30岁后就变成主公。如今真正认识到自己想要什么,为目标而努力的感觉特别有意思,特别美好。她喜欢现在的自己——“每一条新长的纹都会觉得特别美,虽然我没啥纹,哈哈!”

  范湉湉从不怀疑自己的能力,她说心底始终有个声音支撑着自己一路前行:她的时代还没有来临,而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她一直在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