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话题

而是一种将人们限制在他们期望的标准之内的语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9-02-05  浏览: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美容有时可能也会带来困扰。在“白”越来越受欢迎的潮流之下,非洲国家近日不得不出于健康原因对美白产品颁布禁令。而在韩国,女性开始为相貌、出门必须化妆而感到烦恼,这些与外貌有关的束缚要让她们开始思考男女性平等的问题,一场“脱下束身衣”运动由此风靡全国。

  近日,包括卢旺达和加纳在内的几个非洲国家严令禁止美白产品,因为此类产品中多数含有汞和高剂量类固醇等有害成分,会导致肾衰竭和其他疾病,美白皮肤成为政府需要解决的公共卫生问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尼日利亚有77%的女性使用美白产品,这一比例居世界第一。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其背后存在着社会默认的意识形态值得我们去深究,“禁白令”不仅仅是一项是医学问题,还是经济和社会问题。

  非洲女性热衷于追求白皙透亮的皮肤,白皮女性常常被认为更有吸引力,也更有经济优势。去年,歌手碧昂斯•诺里斯-卡特(Beyonce Knowles- carter)的父亲马修•诺尔斯(Matthew Knowles)在接受电台采访时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他的女儿之所以在娱乐圈更受欢迎,是因为她白皙的皮肤。他接着指出,“在过去10年里,几乎没有肤色较深的黑人流行歌手取得突破。”诺尔斯还表示,在他年轻时,就连他的母亲也不赞成他和深色皮肤的女孩交往恋爱。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博士爱德华•阿德默鲁将肤色歧视定义为“一种肤色内部的等级制度,这种制度通常为肤色较浅的人提供社会、文化、经济特权和优待,并歧视肤色较深的人。”

  这样的认知在非洲许多地方是显而易见的,在那里,浅肤色的女性被认为更漂亮,因此更有可能在某些领域取得成功,比如模特和电影业。即使在职场中,肤色较浅的女性往往更容易找到工作,尤其是在销售和市场营销方面。

  在心理学研究中,这被称为“光环效应”——我们倾向于假设某人有其他积极的品质,因为他们拥有其中之一;因此,一个人越漂亮,我们就认为他越好。南非罗兹大学讲师辛吉•姆特罗(Shingi Mtero)负责教授一门有关美白皮肤的政治课。“许多人认为非洲女性美白皮肤的行为是虚荣和非理性的。然而,较浅的肤色可以为女性带来更好的工作机会和更高的地位,她们因此获得了理性决策的可能性。”姆特罗补充说:“如果不努力改变这种观念,我们将只能治疗临床上的症状,而永远不能真正治愈社会症结。”

  不仅在非洲,韩国女性对于美丽的追求也令人震惊,许多女性百分百拒绝素颜出门。裴恩贞是YouTube上的美妆博主,她的美容之道是在每次出门前花两个小时化妆,为了挤出时间,她会减少睡觉和吃饭的时间,即使是去附近的超市也要精心打扮一番。

  “如果我不化妆就出去,我没有多少信心。有人会看我,我感到很尴尬。即使我只出去一个小时,我也会化妆。”前几日,当她浏览自己视频的评论时,她许多粉丝表示,她们“羞于素颜出门”。一名粉丝说:“我对自己的长相没有多大信心——我怎么才能变得更自信呢?”裴恩贞坦言,当她看到一名13岁的女孩表示担心自己的外表时,她感到非常震惊。清一色的评论使裴恩贞不禁反思自己所担负的社会责任。

  作为回应,她上传了一段名为“我不漂亮”的视频,在视频中,她卸下精致的妆容,同时分享她过去收到的一些毒舌评论,比如“一头猪在化妆”、“如果我和她长得一样,我就会自杀”。在视频的最后,她微笑着告诉观众“不漂亮也没关系。”这段视频在YouTube上的点击量已超过630万次。裴恩贞说:“我上传这段视频,是因为我想让更多的女性摆脱压迫。我想说,你不需要因为别人怎么看你而改变自己。”

  在韩国,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响应一场名为“脱下束身衣”(escape the corset)的女权运动——挑战韩国人对美的态度,裴恩贞就是其中一员。这个运动的名字让人想起1968年女权主义者抗议美国小姐选美大赛时的情景,她们把胸罩、发胶、化妆品、腰带、幸运飞艇官网下注束身衣、假睫毛、高跟鞋和其他她们视为压迫象征的物品统统扔掉。50年后,年轻的韩国女性通过销毁昂贵的化妆品和美容产品,或剪短头发,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照片,并鼓励其他人也这样做,将自己的观点加入到这场运动中来。

  首尔中央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娜英表示:“从根本上讲,你可以把‘脱下束身衣’运动视为对男性主导社会的挑战。它有拒绝现存的标准女性气质和美丽神话的元素。”妇女还通过全国罢工运动采取了行动。在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日,女性拒绝买衣服、化妆、剪头发,以及做任何对美容行业有贡献的事情。“现在,很多女性选择‘脱下束身衣’运动,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女权主义。”她补充道。

  在韩国的大学校园同样也发生了对“女性美丽”标准的变化。去年,秀明女子大学女权协会用口红和眼线在海报上写了一些支持“脱下束身衣”运动的信息。支持者表示,随着消息传遍校园,女学生们纷纷抛弃了自己的裙子和裙子。“化妆品不是我的力量,”宣言写道。“打扮不是一种力量,不需要打扮是一种力量。

  22岁的学生朴慧日说:“女学生过去常常穿西装配短裙拍毕业照,但今年,她们穿西装配裤子。”“我想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生穿裤子拍毕业照。”另一名学生吴敏基认为,学生在谈论别人的长相时开始使用一种更为谨慎的态度。“在‘脱下束身衣’运动流行之前,人们会毫不犹豫地夸女孩子‘你很漂亮’。”20岁的吴敏基说,“他们会认为这是一种对女性的赞美。但现在人们开始意识到,这不是一种赞美,而是一种将人们限制在他们期望的标准之内的语言。”

  世界经济论坛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韩国在149个国家的男女性别差距排名中位列第115位。在所有经合组织国家中,它的性别薪酬差距也最大。韩国性别平等与家庭部的数据显示,在韩国500强企业中,只有3%的高管和17%的国会议员是女性。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上周四召开的新年记者会上说,韩国的性别差距是“我们可耻的现实”。

  但是,韩国的女权主义者仍然面临来自该国年轻男性的巨大阻力。韩国民调机构Realmeter在2018年12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的20多岁韩国男性和66%的30多岁韩国男性反对该国的女权运动。越来越多的女性意识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韩国男性的思维方式需要改变。